首页 > 戏剧歌舞 > 正文

京剧小字辈,位卑未敢忘忧国

2020-06-04 04:35:32 

王珮瑜潜心演绎国粹 谭正岩志在谭派传承———

  昨晚,中国京剧优秀青年演员研究生班成立十周年汇报演出在长安大戏院上演了“老生经典剧目专场”,四届“青研班”中的老生翘楚尽情演绎了谭(鑫培)派、言(菊朋)派、余(叔岩)派、马(连良)派、杨(宝森)派、奚(啸伯)派六个老生流派的经典剧目。其中严阵的《打金砖》、朱强的《苏武牧羊》、张克的《桑园寄子》、张建国的《范进中举》以及于魁智的《文昭关》都赢得了满堂彩。此外,在昨晚的演出中,两位梨园小字辈的登场也格外引人注目,他们分别是第三届研究生王珮瑜和第四届研究生谭正岩,虽然是“青研班”中年纪最小的学生,但他们的艺术道路却并不轻松,一个将恢复传统视作起飞的基础,一个肩负着谭派传承的重任。

  王珮瑜———每个人都对京剧生态多一分思考,百年之后的京剧就不是这个样子了

  来自上海的王珮瑜是目前最炙手可热的女老生,作为第三届研究生,她坦言自己工作后就一直没有间断过学习,所以上了研究生班觉得并不陌生。“青研班”中行当齐全,但王珮瑜是唯一的女老生,她的论文是《京剧艺术在当今的生存之道》,听起来很大、很宽泛,但王珮瑜说:“我也曾经想过究竟是做快乐的猪还是痛苦的苏格拉底,京剧如何发展确实也不是我一个人能左右的,但如果每一个人都对京剧的生态多一分思考、做一点贡献,那么百年之后的京剧肯定就不是这个样子了。我从小就生活在京剧的环境中,我知道京剧演员的问题在哪儿。京剧界缺乏集体自觉性。我之所以这些年没排什么新戏,都在做传统戏,就是我一直认为没有传统做基础,你根本飞不起

  来。我特别欣赏梅兰芳大师说的那句‘移步不换形’,新戏要想留下来很难,要经过反复的捶打,所以潜心做好传统戏才是当下最重要的。”

  昨晚,王珮瑜演出的是《击鼓骂曹》,她扮演的祢衡是一个狂放不羁的人物。

  谭正岩———即使偶尔做点其他方面的事也只是客串,我不会放弃唱戏

  作为梨园行的小字辈,谭派第七代传人谭正岩在“青研班”中也是最年轻的学生,本身就是中国戏曲学院本科毕业的他在京剧界中已属高学历演员,但觉得艺无止境的他还是决定在研究生班中充实自己。“这三年最大的收获是学了很多在本科时没有学到的课程,比如与导演和舞美门类有关的课程,这些都对我日后在塑造人物和舞台调度上有很大帮助。另外,我还有机会学了一些平时舞台上难得一见的传统戏,比如《镇谭州》等,而且演出机会也比以前多了。”

  虽然行当是老生,但卸了妆的谭正岩却是个不折不扣的英俊小生,不少影视剧组都曾邀请他加盟,而且有些在其他演员看来都是很难得的机会,但谭正岩却表示:“我不会放弃唱戏,即使偶尔做点其他方面的事也只是客串一下,玩票而已。我还特别喜欢相声,经常会和好朋友何云伟一起聊天,说说各自领域的事。”京剧界历来有“五世而斩”的说法,但谭派传到他这里已是第七代,在他心中,谭派的传承才是最重要的。在他的毕业论文中,他详细剖析了“京剧生行与谭派审美观”之间的关系,“无论在专业演员中还是票友中,学谭派的人都不是很多,有些人虽然拜了我爷爷,但其实还是唱自己原来的流派。谭派其实很难学,因为大部分谭派剧目都是靠子老生戏,也就是文武老生,这对演员的硬件条件要求比较高,既要有嗓音条件,又要有功夫,我们谭家都是拿武戏来打基础的,我父亲和爷爷最早学的都是武生。”

  昨晚,谭正岩演出的是谭家的“看家戏”《定军山》,他在剧中饰演黄忠。

关于凤城百姓网 | 版权声明 | 联系我们 | 友情链接 | 网络广告
凤城百姓网 版权所有 © 2015-2020